深圳北京
华峰报道 News

三年磨一剑成“华南FA霸主” 华峰资本多项交易刷新行业融资记录

日期: 2018-02-05
浏览次数: 170

 

本文转载至创业邦

凡诸侯之会霸主,小国则固畏其力而望其庥焉者也。 尽管如今华北的FA江湖早已出现一超多强的局面,但在华南地区,华峰资本尤其显得卓尔不群。


采访前夕,成立刚满三年的华峰资本正完成了第三次的办公室乔迁。没有隆重的乔迁仪式,没有在官方渠道宣布,甚至其CEO陈挺峰都没有在朋友圈公布这一消息,秉承一贯低调的行事作风。

 

交易金额不断攀升、团队不断壮大、在创投圈的知名度不断提升,但自从2016年中对外宣布了获得战略融资的消息后,华峰资本在媒体上就鲜有露面。


“Centerview Partners被称为华尔街最低调神秘的投行,我觉得华峰资本很有Centerview Partners的影子,其创始人Blair Effron与陈挺峰的经历也极为相似,在大投行磨练充足经验后自立门户,创办Centerview Partners后势不可挡,频频在大交易中现身,迅速崛起。”某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知名美元PE机构董事总经理提及华峰资本时如此评价。

 

而一代投资银行家,曾掌管国信证券12年之久的胡继之先生则认为华峰资本代表着中国投行界一股创新的力量。

 

其实,对外界一直保持低调的华峰资本近年已凭借其交易成绩以及业内名声默默地占据着“华南FA霸主”的地位。


三年磨一剑成“华南FA霸主” 华峰资本多项交易刷新行业融资记录

图中左起分别为华峰资本VP杨征、VP杨炳龙、CEO陈挺峰、VP王淑娟、VP周亮

 

多个项目刷新行业融资纪录

 

在FA蔚然成风的年代,FA这个曾经相当神秘的行业曝光率不断攀升,有FA参与的融资及并购交易比例也不断扩大。

 

采访华峰资本前,我们曾向华南地区的多家创业公司了解过他们对FA的认识,他们最先提及的均是几个国内一线阵容的FA,而无一例外都会提到华峰资本。

 

深圳一家智能制造企业的CEO向我们表示,他们没有跟华峰资本接触过,但从创业者的圈子或者接触过投资人口中听到过对华峰资本的赞赏,而知道其他的FA则是因为从媒体上看过很多相关的报道。

 

对于这种现状,陈挺峰说道:“很少参加公开活动和接受媒体采访是因为相比而言,我们更喜欢经常和创业者泡在一起讨论商业模式和战略规划,我几乎全部心思扑在项目上,因为交易本身就是我最大的兴趣。”

 

然而是金子总会发光,陈挺峰的低调并没有掩盖住华峰资本的锋芒。

 

打破本土日化消费品行业融资纪录的舒客;一年融资3轮,创造共享汽车领域迄今为止最高融资金额和最快融资速度的Ponycar;刷新新能源物流第三方运力服务领域融资纪录的地上铁;以及打破当时小龙虾连锁品牌融资纪录的松哥油焖大虾……这些交易的背后都出现了华峰资本这个幕后推手的身影。

 

从A轮到C轮,华峰资本服务Ponycar共获得了4.5亿元的融资,其CEO刘逸洵接受采访时对于华峰资本的专业及细致服务表示高度的认可。“华峰在为我们提供服务的时候,绝对不仅仅是对接投资人,当我们开第一次融资策略会的时候他们居然把整个出行行业的全景图全画了出来,并且把每个玩家优劣势、背后投资方逐一探讨分析、推演未来整个赛道的竞争格局,以及上下游如何整合,显然他们已进行过深度的行业调研。”

 

此外,刘逸洵还提到对于华峰资本团队的敬业精神深表感动。“创业者几乎时刻都面临着各种的难题,并迫切希望得到最佳解决方案,华峰资本的同事几乎是on call 24小时,经常凌晨两点发出的微信都能迅速得到回复。”

 

而松哥油焖大虾CEO徐松接受访问时表示:“在我们融资的两个月时间内,华峰资本的内部注册会计师团队几乎每天都驻扎到我们公司,帮助我们梳理财务数据。甚至融资结束后都一直在协助我们建立内控制度。”


“华峰资本是FA界的一股清流,项目沟通的时候就会发现他们对项目所属的行业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对于项目竞品的情况了如指掌,这是让我们比较意外的。”天图资本合伙人潘攀认为,作为投资人很乐意与华峰资本这种专业的FA合作。

 

华峰资本这几年不断地缔造行业融资纪录,所取得的成绩很难不引起创投圈的关注,而对于被认为过于低调,陈挺峰则认为除了自身的原因外,也与华峰资本所服务的企业有关。

 

“从全国创业地图来看,北京是众多互联网企业聚集地,他们更注重宣传,名气更大。而珠三角作为最早的加工制造业集散地,这里的企业以先进制造、新能源这些行业为主,普遍务实低调,我们服务的项目中有些低调到甚至一直都不愿意披露融资信息的。”

 

如果说创造的纪录只是说明过去的话,其实我们可以从对原则的坚守及战略的规划中窥探到华峰资本的未来。

三年磨一剑成“华南FA霸主” 华峰资本多项交易刷新行业融资记录

逐利与原则的坚守

 

“在我们接一个项目之前,一定会先进行深度的行业调研,项目组成员需在项目上会时不仅要详细地介绍项目,还要经得起各种拷问与质疑,只要这样项目才能过会。我们今年新的上会制度更加严格,每个上会项目都要经过13个维度的评估。”对于有创业者表示华峰资本接项目特别谨慎这一说法,陈挺峰表示高要求的背后是对服务企业的高度负责。

 

而深圳某早期投资机构负责人表示:“如果我们项目日后被华峰资本看中就证明项目已经很成熟了”。

 

据了解,华峰资本定位服务中后期的项目,自2014年11月成立至今已为嘟嘟巴士、舒客、Ponycar、爱旅网、地上铁、迈测科技、环球塑化网、松哥油焖大虾、天劲股份、盒子支付、狮吼TV、普泰集团、北科天绘等数十家知名企业提供了专业财务顾问服务。

 

陈挺峰介绍,华峰资本操作项目坚持精耕细作。“在华峰内部有一套项目操作评估体系,从项目接触到交易完成后的回访,全过程我们分拆为20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有一个评分标准,以此督促我们时刻都需要保持着高质量、高专业的服务水平。若企业说,我们只需要你帮我快速对接资本,不需要其他服务那我会马上放弃该项目。正因为对项目挑选严格,以及只服务有高度认同感的企业,所以我们签约的项目中有顺利完成交易的比例还是挺高的。”

 

盲目的勇者是无知者无畏,而霸主式的勇者则是胸有成竹地迎难而上,华峰资本是后者。

 

“有一家我们服务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拆除VIE目前仍在进行当中,由于交易结构极其复杂,已经历时一年多。在接触华峰资本之前,该公司曾先接触过其他FA,但其他FA都因难度过大而放弃了该项目。”陈挺峰表示项目的本质才是交易的核心,技术难度再大都不是我们主要考虑的问题。

 

FA均希望通过快速促成交易而逐利。挑选项目严格、操作项目精耕细作、喜欢接受高难度项目的挑战,华峰资本对于这些原则的坚守似乎均反其道而行之。

 

对此,陈挺峰笑称道:“市场上有一种说法,把不靠谱的项目推给不靠谱的机构也是FA的一种成功,但华峰资本不追求这种成功,不做不靠谱的交易。”

 

这些高冷的坚守再次显现出华峰资本不一样的霸气,支撑其霸气的背后是一支高度专业的团队。

 

对不专业零容忍

 

“‘对不专业零容忍’是华峰资本的职业态度,在合作中发现他们并不是空喊口号,其团队作风真的很有外资投行的范儿。”这是一位与华峰资本有过项目合作的投资人的评价。

 

对于华峰资本在去年完成的普泰集团10亿元债权融资这一项目,陈挺峰坦言,这个交易并不是华峰的常规项目,但我们被这一项目多种的融资需求及极其复杂的交易结构吸引了。“我们在这一交易中为企业制定了私募债、股权融资、ABS等多种组合的交易方案,交易涉及多种金融工具及多个交易对手。”

 

当我们了解到华峰资本有着一支来自高盛、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美林、德勤、君泽君、埃森哲、高瓴等顶级机构的团队后,你会发现他们仅仅用了两个月便完成该项交易实在正常不过。

 

陈挺峰创立华峰资本之前有着长达八年的外资投行经历,效力过高盛及苏格兰皇家银行,后来成为澳大利亚宝泽资本证券中国区最年轻的高管。有着极其丰富的企业上市、并购及投融资经验。

 

华峰资本四位被陈挺峰称为“四大金刚”的VP同样有着光鲜的履历。分别是来自德勤的杨征及王淑娟,后者在德勤服务超过11年,两人在审计、税务、商务咨询领域均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还有当年负责协助某知名PE投融资法务的前君泽君律师杨炳龙,及从硅谷回国的前苹果美国总部ARIS研究中心PM周亮。他们带领着一群同样高学历、高智商的投行精英每天穿梭在动则过亿的交易之间。

 

基于国内金融业的发展现实,尽管从事财务顾问服务的新型投行不需要获取金融牌照,使得业务进入门槛看似较低。但是,要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无牌照的“新型投行”实际难度非常之大,其最核心的壁垒就是拥有专业水平的人才。 

 

“在大投行虽然分工明确,可每个人都很容易变成螺丝钉。我们作为团结协作的团队,但也注重培养同事独当一面的个人能力。”陈挺峰透露,在华峰内部,除了每个月定期的行业研讨会外,每月公司还会集中讨论海内外IPO、并购最新的监管政策、分析大型交易案例。除此之外,律师背景的同事会经常被考财务知识,会计师事务所出身的同事则被考资本市场重要的法律法规。

 

成功的交易在于交心

 

投资人作为董事角色加入被投企业董事会正常不过,但作为FA角色被邀请进入董事会却是非常罕见,而华峰资本CEO陈挺峰曾一度担任7家企业的董事。

 

刚完成C轮融资的国内激光测距领头企业迈测科技的CEO侴智说:“两年前公司启动B轮融资的时候就与华峰资本建立了合作关系,但由于当时在产品研发策略上出现了失误而令到业绩下滑,融资进行得特别困难,陈挺峰和他的团队几乎每天都在与我们探讨应对策略和解决方法,在华峰资本的专业帮助下,公司最终顺利完成融资。”

 

“后来,我也与陈挺峰成为了好朋友。我们从工作层面到私人层面无所不谈,相互之间亦师亦友。对于他的专业水平和敬业精神更是钦佩不已,于是正式邀请他加入迈测科技的董事会,并获得所有股东一致通过。2017年10月份的C轮融资所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更加笃定邀请他进入董事会是一件无比正确的抉择。”侴智感慨道。

 

“现在的迈测科技已今非昔比,亮丽的数据加上华峰资本这个神一样队友的助攻,迈测科技启动C轮融资后很快就确定了投资方。但在谈最后投资协议的时候,本轮其中一个投资方与迈测科技就一个条款互不相让,而这个投资方正是华峰资本的一个股东——汇投资本。”

 

“然而我看到的是华峰资本仍然保持一贯职业的作风,在处理这一争议时非但没有左右为难,反而与汇投资本据理力争,为迈测科技争取了最大的利益。”侴智认为,华峰资本如此职业的一个团队,真的非常值得长远合作下去。

 

对此,陈挺峰则表态道:“无论你的交易对手是谁、与你的关系怎样,一个真正职业的团队不会因此而坐错谈判桌上的方向。”

 

谈及这一事件,汇投资本董事长傅伟山对华峰资本不仅没有不悦,反而称赞有加。“我正是欣赏陈挺峰这一专业及职业的态度。”

 

除了陈挺峰以外,华峰资本VP杨炳龙在主导完成嘟嘟巴士的融资交易后也被邀请进入了公司的董事会,为企业日后的发展出谋划策。

 

“如果一个交易结束后,与项目方仍然只是维持着普通的甲乙方关系,那么这个交易是失败的。”在陈挺峰的定义中,成功的交易在于交心。

 

对投行的理解

 

FA是英语Financial Advisor的缩写,字面意思是“财务顾问”,很多FA机构自诩投行。在陈挺峰这个投行老兵看来,目前国内很多所谓的FA和真正的投行还是差太远。

 

“作为创业陪跑者,我们既要懂企业所懂,做企业的‘军师’,也要懂企业所不懂,用专业的知识去弥补企业的不足。”陈挺峰表示,国内有些FA侧重行业研究、有些擅长战略咨询、也有些专注于资源整合。但真正的投行应该要做到“软硬结合”,“软”是指你要有专业的法律、财务专业知识,特别是做中后期项目的FA,以及对行业的深层次理解。而“硬”则是要求如何将你的专业很好的落实到你的交易环节和交易执行力上。所以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投行并不容易。

 

“有一家D轮的互联网企业正在犹豫该是否要拆除VIE架构回归国内上市,此前也有别的机构给过建议,但始终无法消除他们的疑惑。接触项目方后,我们发现其平台的现金流完全可以满足香港上市的条件,再结合现今港交所对新经济企业IPO的重大改革,逐一给他们分析了国内与香港上市的利弊,甚至为此我们还专门与香港监管机构就该类企业在香港上市的情况进行了沟通,经过我们的专业分析后项目方笃定了香港上市的抉择。”陈挺峰表示,华峰资本团队超过一半的成员过去拥有的丰富IPO经验,这是其他FA望尘莫及的。

 

“信息不对称生意时代已过,未来FA取胜在深度而专业的服务。我一直以过往在外资投行的标准来要求我们的团队,在我看来,外资投行出身的人更适合做FA。在A股IPO,过会后则万事大吉,而境外上市最关键的一个环节是全球公开发售路演,股票能卖多少数量,能卖多少价格往往决定其IPO的成败,所以投行必须要充分挖掘企业现在亮点和未来的增长点,这跟我们FA做的事情是一样的。”陈挺峰坚信,华峰资本作为一家拥有国际视野的FA,能为企业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

 

都说要真正理解一个行业才能做好这个行业,华峰资本对投行的独特理解或许是其取得成功的关键之一。

 

不低调的野心

 

华峰资本于去年大举进军北京,对于未来还会进军哪些城市,陈挺峰表示:“长三角将会是华峰资本下一个‘攻城略地’的目标。”

 

除了华峰资本的地域布局外,其业务布局也备受外界关注。早在上一轮融资消息发布的时候,陈挺峰就向媒体透露华峰资本在布局香港证券牌照事宜。

 

去年年底,港交所针对新经济企业赴港IPO的重大改革已通过咨询意见,预计最快于2018年6月底第一批采取同股不同权的新经济企业在香港挂牌上市,这证实了华峰资本对资本市场趋势的准确判断。

 

“随着香港资本市场有望焕发新生,我们会加快布局进度,目前进展顺利。除了牌照以外,我们还会不断往产业链去延伸。”陈挺峰表示,华峰资本今后始终是围绕新经济领域企业去提供服务,布局牌照只是为了向企业提供更多元化的金融工具。

 

就此看来,凡能称霸主者皆野心勃勃。这位目前被称为“华南FA霸主”的野心并不止步于华南,也并不止步于FA。

 

FOOTLOG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滨河大道南京基滨河时代广场北区(二期)4301A
联系电话:0755-26417785
传真:0755-86706462
二维码 关注华峰公众号
二维码 关注华峰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手机官网
Copyright © 华峰资本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74592号